脉证如斯,她丈夫仍不信【轉帖】

專門討論醫案的地方

版主: tcmsnoopy

脉证如斯,她丈夫仍不信【轉帖】

文章學子 發表於 2010年 10月 23日, 22:37

今日上午从邻县万安潞田镇来了一个“可怜”的病号,凡生病皆可怜,何以单言此患者可怜?
患者女性,姓钟,53岁,由其丈夫陪伴而来。诊其脉,右寸细弦、关沉细弦、尺沉细微弦,左寸弦细、关沉细弦、尺沉细微弦,舌红,苔薄白。观察咽峡红肿。据脉析证,我告诉患者,她可能有三个方面的问题,颈动脉血管痉挛、胃炎、腰椎病,目前最痛苦的症状应有头痛,咽痛,颈项强,胃脘不舒,腰酸困痛。因为右寸细弦,主咽喉不利,左寸弦细,主颈项血络不通,双关沉细弦,乃是肝脾失和,气机升降失宜,双尺沉细微弦,主肾气不足,虚中夹瘀,肾虚有瘀,此与腰椎病变相关。
患者丈夫在侧,说:“你诊断有误,已经在广州珠江医院作了核磁共振成像检查,只是腰椎病变,腰椎管狭窄。因为以前曾受伤所致。没有你说的那些头痛,胃炎等病。”
患者闻此言,潸然泪下,声音梗咽,对她丈夫说:“医生说的对,他把我的病痛都说清楚了,我就是左侧颈项连及左侧头部头痛,咽喉也痛,胃也不舒服,两胁也时时有痛,并且心中经常发慌,口中微苦,大便有时候稀,有时候紧。”
患者丈夫听患者话后表情极为不悦,说道:“检查都花费了一万七千多元,拍的片子十几张,还会有错?”转身对我说:“都病几年了,她有神经病。”
听到患者丈夫此言,我大为吃惊,感觉真的不可思议,病人自己感觉到的症状已极为痛苦,他竟然可以不顾,还指责她妻子有精神障碍。我强忍着悲愤,细细与他解释、分析患者的症状,及之所以形成的原因,将我如何治疗、与用药后的反应告诉,他仍然是半信半疑。
紫轩在旁,我叫他量患者的血压:160/100mmHg。我告诉紫轩,平脉辨证,患者病位当在太阳、少阳、太阴,可以取葛根汤为主方加味,条畅气机,兼以补肾化瘀,通络止痛。
处方如下:
葛根60麻黄10桂枝15赤芍30白芍60生姜15大枣15甘草10川芎15怀牛膝30五灵脂15补骨脂30法半夏15厚朴10茯苓15白术10钩藤40仙灵脾60 栀子10 十剂日三服,嘱服完药后再诊。
午休时间,我与紫轩闲聊,两人感叹不已。该患者丈夫思想如此顽固偏激,只相信冰冷的机器检查结果,而对活生生的病人的自我感受竟然可以视而不见,置若罔闻,甚至在久治不愈之后,竟然怀疑患者有精神问题。
由此我联想到那厚厚的《西医内科学》中的疑病症一说,西医是这样解释:
“对自身健康状态过分关注,深信自己患了一种或多种严重的躯体疾病,表现为持续性的躯体主诉。正常的躯体感觉常被解释为异常的疾病征象。患者常各处求医,迫切要求治疗。虽然各种检查结果和患者的躯体申诉不符,医生的解释和保证往往不能消除患者认为已患重病的先占观念。”
真是可怜的患者!
《西医内科学》的版本更新可谓迅速,但有关疑难症的认识从未更新,为什么就不提众多的疑难症是由于过度依赖机器检查或公式化诊疗导致的误诊呢?
记得约在十几年前,我曾治疗过一个与此患者遭受同样厄运的女性病例,患者颈项左侧疼痛不已,在当地乡医治疗无效后,历经县、市、省多家权威医院检查诊断,反复折腾,时间差不多半年,最后确诊为精神病,送到吉安市精神病医院住院数个月,病情有增无减,待病人找到我来诊时,已是奄奄一息,惨不忍睹。我当时从患者脉象推测,病位当在咽喉。用压舌板查看咽喉,见左侧扁桃腺肿大稍红,腺口开裂,内有白色状物,用止血钳一夹,牵出一团似棉花又似烂饭状东西,患者及其家属大为惊骇。再开了四剂利咽解毒的中药。之后患者未再复诊。半年后我因事赴患者村子,患者听说我来了,异常高兴,告诉服了那四剂中药后,病即痊愈。
作文至此,我禁不住仰天长叹、感慨万千:西医、中医的理念及其诊疗方式区别何以如此之大?而可怜的病人却也善恶不辨,甚至对于西医的迷信,竟然何以沦落到如此愚昧的地步呢?
學子
 
文章: 26
註冊時間: 2010年 6月 12日, 12:34

回到 醫案討論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