芍藥也來追追追...

專門討論黃元御學術思想的版面

版主: 阿旺

芍藥也來追追追...

文章阿旺 發表於 2010年 4月 28日, 12:14

日前柱子兄有「芍藥追追追」 一文,海內外不少學人紛紛就「芍藥」於臨床、本草書中的不同看法展開論述,可說是精采萬分。這個版也想就黃元御先生的長沙藥解中對芍藥的分析,疏理出坤載先生於「芍藥」的一些用法和論理。純是為自己的學習過程來做個筆記。

【1】 先明芍藥的氣機升定位: 入肝家而清風,走膽腑而瀉熱 作用在降甲木、升乙木。

【2】 可能治症 : 心中煩悸,腹裡痛滿,散胸脅之痞,伸腿足之攣急,吐衄,崩漏,洩痢,淋帶,痔漏,瘰疬。
這些治症的相關機理在四聖心源一書中有詳細說。

【3】升降機理說明 :
--- 桂枝達肝氣之郁,芍葯清風木之燥(桂枝重乙木之升,芍藥重甲木之降)
--- 蓋土濕木陷,郁生風燥。風木衝擊,脾土被傷,必作疼痛,不以芍葯清風燥而瀉木郁,痛不能止也(這可以合大論中在婦人篇中的應用)
--- 腿足攣急。甘草補其土虛,芍葯雙清木火,以復津液也(來自對芍藥甘草湯的認知)
--- 芍葯清相火之逆升(相火逆升所引起的症狀可在專文討論)
--- 芍葯酸寒入肝,專清風燥而斂疏洩,故善治厥陰木郁風動之病。肝膽表裡同氣,下清風木,上清相火,並有捷效
--- 然能洩肝膽風火,亦伐脾胃之陽 (這點相當重要)
--- 傷寒別經及雜證下利,皆肝脾陽陷,不宜芍葯。其敗土伐陽,未如地黃之甚,然瀉而不補,亦非虛家培養之劑也。(可看大柴胡湯有芍藥就知道此忌何來)

小弟在細讀坤載先生的分析時,注意到先生於傷寒論中仲景先師的藥物加減文字中相當留心,所以在其中很容易分析出芍藥的治症機理。這是值得我們來學習便用的方法,小處不可輕看過啊!





【以下附原文,便於查找】






芍葯

味酸、微苦、微寒,入足厥陰肝、足少陽膽經。入肝家而清風,走膽腑而瀉熱。善調心中煩悸,最消腹裡痛滿,散胸脅之痞,伸腿足之攣急。吐衄悉瘳,崩漏胥斷,洩痢與淋帶皆靈,痔漏共瘰疬並效。

《傷寒》桂枝加芍葯湯,桂枝三兩,甘草二兩,大棗十二枚,生薑三兩,芍葯六兩。治太陽傷寒,下後腹滿痛,屬太陰者。以木養於土,下敗脾陽,己土濕陷,乙木遏郁,而生風燥,侵克己土,是以腹痛。木賊土困,便越二陽,而屬太陰。姜、甘、大棗,補土和中,桂枝達肝氣之郁,加芍葯清風木之燥也。

小柴胡湯,方在柴胡。治少陽傷寒,腹中痛者,去黃芩,加芍葯。通脈四逆湯,方在甘草。治少陰病,下利脈微,腹中痛者,去蔥,加芍葯二兩。《金匱》防己黃芪湯,方在防己。治風濕脈浮身重。胃中不和者,加芍葯三分。蓋土濕木陷,郁生風燥。風木衝擊,脾土被傷,必作疼痛,不以芍葯清風燥而瀉木郁,痛不能止也。《傷寒》真武湯,方在茯苓。治少陰病,腹痛,四
肢沉重疼痛,而用芍葯。小建中湯,方在膠飴。治少陽傷寒,腹中急痛,而倍芍葯,皆此義也。

四逆散,方在甘草。治少陰病,四逆,腹痛用芍葯而加附子,法更妙矣。

新加湯,方在人參。治太陽傷寒,發汗後,身疼痛,脈沉遲者,桂枝加芍葯生薑各一2兩,人參三兩。以肝司營血,行經絡而走一身,汗洩營中溫氣,木枯血陷,營氣淪郁而不宣暢,故身作疼痛而脈見沉遲。木陷則生風。人參補血中之溫氣,生薑達經脈之郁陷,芍葯清風木之枯燥也。

附子湯,方在附子。治少陰病,身體疼,手足寒,骨節痛,脈沉者,以血行於經絡,走一身而達肢節,水寒而風木郁陷,是以脈沉。營血郁澀,不能行一身而暖肢節,是以腎疼而肢節寒痛。參、術、苓、附,補火土而瀉寒水,芍葯清風木之枯燥也。

芍葯甘草湯,芍葯四兩,甘草四兩。治太陽傷寒,脈浮汗出,心煩惡寒,小便數,腳攣急。

以陽虛土弱,脾陷胃逆,相火不降而心煩,風木不升而惡寒。風木疏洩,上下失藏,故汗出而尿數。津液耗傷,筋脈焦縮,故腿足攣急。甘草補其土虛,芍葯雙清木火,以復津液也。

相火上郁,則陽洩而煩心,小建中治少陽病心悸而煩者,芍葯清相火之逆升也。

風木下郁,則陽陷而惡寒。芍葯附子甘草湯,芍葯三兩,甘草三兩,附子一枚。治太陽傷寒,發汗病不解,反惡寒者。以汗傷中氣,風木不達,陽氣鬱陷。則表病不解而反加惡寒,不外達於皮毛也。陽氣之陷因,因土虛而水寒,甘草補己土之虛,附子溫癸水之寒,芍葯清風木之燥也。

桂枝去芍葯湯,桂枝三兩,甘草三兩,大棗十二枚,生薑三兩。治太陽傷寒,下後脈促胸滿者。

以表證未解,而誤下之,經陽內陷,為裡陰所拒,結於胸膈,則為結胸,若脈促者,仲景脈法1:脈來數,時一止復來者,名曰促。是經陽不至全陷。脈法:陽盛則促,是為裡陰所壅遏。故表證猶未解也。可用桂枝表藥。若覺胸滿,則當去芍葯。緣下傷中氣,裡陰上逆,表陽內陷,為裡陰所拒,是以胸雖不結,而亦覺壅滿。裡陽既敗,故去芍葯之酸寒,而以桂枝達其經陽也。

若微覺惡寒,便是陽陷稍深,則於去芍葯方中,加附子以溫寒水也。

真武湯,下利者,去芍葯,加乾薑二兩。以肝脾陽敗,則下陷而為洩利,故去芍葯之酸寒,而加乾薑之辛溫也。

陽根於水,升於肝脾,而化丁火,水寒土濕,脾陽郁陷,下遏肝木升達之路,則郁勃而克脾土,腹痛裡急之病,於是生焉。厥陰以風木之氣,生意不遂,積鬱怒發,而生風燥,是以厥陰之病,必有風邪。風性疏洩,以風木抑遏,而行疏洩之令,若消、若淋、若洩、若痢、若崩、若漏、若帶、若遺,始因郁而愈洩,究欲洩而終郁。其或塞、或通,均之2風燥則一也。

芍葯酸寒入肝,專清風燥而斂疏洩,故善治厥陰木郁風動之病。肝膽表裡同氣,下清風木,上清相火,並有捷效。

然能洩肝膽風火,亦伐脾胃之陽。《傷寒》:\太陰為病,脈弱,其人續自便利,設當行大黃、芍葯者,宜減之,以其人胃氣弱,易動故也。凡風木之病,而脾胃虛弱,宜稍減之,與姜、桂、苓、術並用,土木兼醫。若至大便滑洩,則不可用矣。"黃芩湯、大柴胡用之治少陽治下利,以甲木而克戊土,所以瀉少陽之相火也。傷寒別經及雜證下利,皆肝脾陽陷,不宜芍葯。其敗土伐陽,未如地黃之甚,然瀉而不補,亦非虛家培養之劑也。

《金匱》婦人腹痛用芍葯諸方,總列於後。妊娠及雜病諸腹痛,當歸芍葯散主之。方在當歸。產後腹痛煩滿,枳實芍葯散主。方在枳實。產後虛羸,腹痛裡急,痛引腰背,雜病腹中痛,小建中湯主之。方在膠飴。帶下,少腹滿痛,經一月再見者,土瓜根散主之。方在土瓜根。
頭像
阿旺
 
文章: 272
註冊時間: 2009年 10月 8日, 10:28

回到 黃元御學術思想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