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靈微蘊之醫案學習】中州不振可造成嚴重病例的診治法

專門討論黃元御學術思想的版面

版主: 阿旺

【素靈微蘊之醫案學習】中州不振可造成嚴重病例的診治法

文章阿旺 發表於 2010年 4月 23日, 17:21

且看這個黃老師見到的病例:


林氏,怒後胸服熱痛,吐血煩悶,多痰,頭疼作嘔,因成反胃。頭面四膚浮腫,肌骨漸瘦,常下紫血。夏月心痛恆作,腹中三塊如石,一在左脅,一在右脅, 一在心下。痛時三塊上衝,痞滿暖濁,心煩口渴,旋飲旋吐。手足厥冷如冰,交秋則愈。經來腹痛,遍身皮肉筋骨皆痛,上熱燔蒸。初病因喪愛子痛哭,淚盡血流。 後遭父姑之喪,凡哭皆血。魚肉瓜果,概不敢食,恃粥而已。粥下至胸即上,時而吐蛔。少腹結塞,喘息不通,小便紅濁琳澀,糞若羊矢.半月以後,嗽喘驚悸不寐,闔眼欲睡,身跳尺餘,醒夢汗流,往來寒熱。凡心緒不快,及目眶青黑,則病發必劇。病九年矣。滴水弗存,粒米不納,服藥湯丸俱吐。


一時乍看,是千頭萬緒知從何下手為佳,而且飲食不進,轉眼欲死。若依積習套方診治或以單味藥打症狀,恐怕是一大包藥來try了。

且看坤載先生手法:

燥土暖水、溫胃降逆、疏木行郁之法,川椒、附子、乾薑、茯苓、甘草、桂枝、白芍,丹皮、半夏,蓯蓉。

結果是「半月癒」!!!

我們來看看其病機說明,真是令人看得都呆了,如此精密的分析,我們如果完全掌握不了就套方開藥,病患也只能聽天由命了:

此緣脾陷胃逆,出納皆阻。胃主降濁,脾主升清,脾升則清氣上達,糞溺無阻,胃降則濁氣下傳,飲食不嘔。脾陷而清氣填塞,是以澀閉,胃逆而濁氣沖逆, 是以湧吐。而出納廢棄,上下關格,總由中院陽虛,脾胃濕寒,不能消水而化谷。蓋水谷消化,糟粕下傳,胃無陳宿.故不嘔也,即嘔亦無物。脾胃濕寒,水谷不消,陳宿停留,壅礙陽明虛受之常,則中院郁脹,升降倒行,胃氣上逆,故嘔吐不存也。胃以下行為順,上行為反,上行之久.習為自然,食停即吐,永不順 降,故曰胃反。飲食不存,無複渣滓入於二便,而肝脾鬱結,腸竅塞閉,是以便溺不利。胃氣上逆,肺膽莫降,相火刑金,故上熱鬱蒸,嗽喘燥渴。辛金不收,則氣 滯而痰凝。甲木失藏,則膽虛而驚作。相火升炎,洩而不秘,皮毛開滑,斯常汗流。神氣浮動,自少夢寐。六月濕旺,胃氣更逆,愈阻膽經降路,甲木郁迫,賊傷胃 氣,則胃口疼痛。少陽經脈,自胃口而下兩脅,經腑俱逆,不得舒布,兩氣傳塞,因成三塊。甲木升擊,則蘭塊齊衝。土木糾纏,故痞塞暖氣。交秋燥動濕收,是以 病癒也。
血藏於肝而斂於肺,陰分之血,肝氣升之,故不下脫,陽分之血,肺氣斂之,故不上溢.血以陰體而含陽氣,溫則升,清則降,熱則上流,寒則下洩。下溫而 上清,則條達而紅鮮,上熱而下寒,則瘀凝而紫黑。凝瘀之久,蓄積莫容,乃病外亡。相火升洩,上熱下寒,陽分之血,已從上滋,陰分之血.必從下脫。經脈敗 漏,紫黑不鮮,一月數來,或半月方止者,血海寒陷而不升也。經血寒痰,月期滿盈,阻礙風木發舒之氣,鬱勃衝突,是以腹痛。既不上達.,則必下洩。而木氣遏 陷,疏洩不暢,是以血下而梗澀也。劉朱論血,以紫黑為熱,謬矣!肝藏血而竅於目,腎主五液,入肝為淚,肝氣上通於心。《靈樞,口問》:心者,五臟六腑之主 也,目者,宗脈之所聚,上液之道也。悲哀憂愁則心動,心動則五臟六腑皆搖,搖則宗脈感而液道開,故泣出焉。悲哀動中,肝液上湧,營血感應,宗脈開張,木火 升洩,而金水不能斂藏,是以血淚俱下也。肝脾郁陷,下焦堵塞,故少腹結硬,喘息不通。肝屬木,其色青,其志怒,其竅為目。《靈樞,五閱五使》:肝病者,毗 青。肝病則鬱怒而克脾土,故青色見於目毗。目眶青則病重者,木賊而土敗也。木郁則生蟲,肝鬱則生蛔,故<傷寒·厥陰》有吐蛔之條,亦由土濕而木遏也。脾主肌肉,四肢之本,濕旺脾郁,肌肉壅滯而四肢失秉,故生腫脹。經後血脫,溫氣亡洩,脾陽愈敗,故腫脹愈加也。土虧陽敗,病重邪深, 幸以下竅結澀,陽根未斷,是以久病長危而不死也。


以下試就其用藥合其病機說明來分析一下,學其用法:

燥土暖水、溫胃降逆、疏木行郁之法,川椒、附子、乾薑、茯苓、甘草、桂枝、白芍,丹皮、半夏,蓯蓉。

1. 燥土、溫胃、降逆(以建中州) : 茯苓、甘草、半夏

這是先生常用之藥對,以長沙藥解來看,

茯苓 : 味甘,氣平,入足陽明胃、足太陰脾、足少陰腎、足太陽膀胱經。利水燥土,瀉飲消痰,善安悸動,最豁郁滿。除汗下之煩躁,止水飲之燥渴,淋癃洩痢之神品,崩漏遺帶之妙藥,氣鼓與水脹皆靈,反胃共噎膈俱效。功標百病,效著千方。

甘草 : 味甘,氣平,性緩。入足太陰脾,足陽明胃經。備沖和之正味,秉淳厚之良資,入金木兩家之界,歸水火二氣之間,培植中州,養育四旁,交媾精神之妙藥,調濟氣血之靈丹。

半夏: 味辛,氣平,入手太陰、足陽明胃經。下衝逆而除咳嗽,降濁陰而止嘔吐,排決水飲,清滌涎沫,開胸膈脹塞,消咽喉腫痛,平頭上之眩暈,瀉心下之痞滿,善調反胃,妙安驚悸

雖俱在中州作,但細分可見 : 甘草位於正中; 茯苓入腎、膀胱,作用偏下; 半夏又入肺經,作用偏上,如此組合甚妙!

2. 川椒、附子、乾薑 : 下焦虛寒,脾腎陽虛

乾薑入脾腎肺經,引附子的藥性入腎經。而川椒入於肝腎,可溫癸水之寒。是同時作用在脾胃和肝腎的溫藥。

3. 桂枝,丹皮: 以入肝家升乙木為主要作用

桂枝 : 味甘、辛,氣香,性溫。入足厥陰肝、足太陽膀胱經。入肝家而行血分,走經絡而達營郁,善解風邪,最調木氣,升清陽脫陷,降濁陰沖逆,舒筋脈之急攣,利關節之壅阻,入肝膽而散遏抑,極止痛楚,通經絡而開痺澀,甚去濕寒,能止奔豚,更安驚悸。



丹皮 : 味苦、辛,微寒,入足厥陰肝經。達木郁而清風,行瘀血而瀉熱,排癰疽之膿血,化髒腑之癥瘕。

4. 白芍 : 降甲木(升乙木)

白芍 : 味酸、微苦、微寒,入足厥陰肝、足少陽膽經。入肝家而清風,走膽腑而瀉熱。善調心中煩悸,最消腹裡痛滿,散胸脅之痞熱,伸腿足之攣急。吐衄悉瘳,崩漏胥斷,洩痢與淋帶皆靈,痔漏共瘰疬並效。

5. 肉蓯蓉 : 大便燥結時用之,不傷正氣,為黃元御先生所喜用的藥物。

肉蓯蓉:味甘、鹹,氣平,入足厥陰肝、足少陰腎、手陽明大腸經。暖腰膝,健筋骨,滋腎肝精血,潤腸胃結燥。
頭像
阿旺
 
文章: 272
註冊時間: 2009年 10月 8日, 10:28

回到 黃元御學術思想討論區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