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橋醫學史》中文版序言

分享您的讀書心得

版主: 大明

《劍橋醫學史》中文版序言

文章tcmwen 發表於 2010年 7月 25日, 05:40

羅伊·波特(著)

在亞洲醫學基本上原封不動保持著它的古老傳統,尊重古代的經典文獻之時,今天的西方醫學與眾不同的是,在某種程度上它已背離了自己的傳統,走向了新的方向。尤其是從16世紀文藝復興以後,蓋侖和其它希臘——羅馬醫學家的著作運漸被拋棄,人們認為真理不是在於過去而是在於現在和未來;不是在書本中而是在軀體上;醫學進步不是取決於更好地理解古代的權威而是取決於觀察、實驗、新事實的收集以及對病人生前和死後的密切檢查。

正如在英文版的導言中所提到的,本書基本上略去了非西方醫學的部分,僅在少數地方為一種參照稍微提及。本書幾乎沒有討論傳統的中醫學、日本醫學、印度的吠陀醫學、伊斯蘭醫學以及任何其它的世界傳統醫慮學體系。此外,非洲、南美洲和南作太平洋等地部落社會的醫學類學也不在論述的範圍之內。

這種省略是經過慎重考慮的,因為本書的作者們主要是西方醫學方面的專家,以及由於篇幅所限,不可能增加更多的章節來討論上述所有問題。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作者、編者或出版者沒有考到這些問題的重要性:正因為是如此重要,以至於它們值得被充分地和適當地另作專題論述。考慮到這一點,似乎本書取為《劍橋醫學史》是不太恰當的,還不如叫做《劍橋西方醫學史》更是貼切。這種忽視可被看做是我們時常感到內疚的那種文化沙文主義和民族中心主義的不自覺的表達,希望能得到諒解。

當然,無論從科學上還是從學術上。都有充分的理由解釋為什麼把西方醫學挑出來作為一個專門的研究問題。尤其是在過去的150年.西方醫學已日益成為世界上最廣泛應用的醫學,這部分是由於移民和殖民活動的直接影響,如澳大利亞,而在另一些地區,隨著西方科學和資本主義的影響,西化也日益明顯。這些理由使得對西方醫學的發展和演化進行認真的歷史分析和考察十分重要,以便人們能更好地理解構成西方醫學的邏輯和科學的基礎。雖然對於一些人來說,西方醫學是一門高技術和迅速發展的醫學,它的主要原理和優點在於它的功效、在於人們相信醫學得到了賦予它意義和取向的科學、哲學、宗教和文化傳統的支持。人們也可能以另一種方式提到它.即西方生物醫學可能基本上表現為一種「價值中立(value—free)和「文化中立」(culture—free),是純粹的科學真理,是完全建立在事實之上的,正如本書各章中所提及的那樣。然而,西方醫學實際上是西方文化的一部分,是西方自己的觀念、西方宗教傳統以及與諸如主觀性、自主性、自由、民主和自由市場資本主義等價值相關的、更廣泛的理性假設的一部分。因此。理解西方醫學的基礎是重要的。這就是本書的任務之一。這一任務涉及到本書各章中論述的從諸如外科和藥物治療等技術問題,到有關精神疾病標準有效性的爭論等哲學問題。這些章節揭示了隱藏在西方醫學治療技術和程序背後的思想。

有進一步的理由表明為什麼將西方醫學與世界上其它醫學體系分開來研究是十分重要的,因為西方醫學正朝著一個特殊的方向發展。西方醫學的根源似乎十分相似於中國、日本或印度醫學。早期的西方醫學,如我們所提到希臘醫學,尤其是希波克拉底和蓋侖,都是一種整體醫學;它強調心與身、人體與自然的相互關係;它非常重視保持健康,認為健康主要取決於生活方式、心理和情緒狀態、環境、飲食、鍛煉、心態平和以及意志力等因素的影響。在這個傳統中.要求醫生應當特別重視研究每個病人個體健康的特殊性和獨特性。它關注的是病人而不是疾病,強調的是病人和醫生之間的主動合作。

在所有這些方面,西方醫學傳統和印度次太陸以及東南亞的醫學傳統之間都有著廣泛的相似。但是,在亞洲醫學基本上原封不動地保持著它的古老傳統,尊重古代的經典文獻之時。今天的西方醫學與眾不同的是。在某種程度上它已背離了自己的傳統,走向了新的方向。尤其是從16世紀文藝復興以後,蓋侖和其它希臘——羅馬醫學家的著作運漸被拋棄,人們認為真理不是在於過去而是在於現在和未來;不是在書本中而是在軀體上;醫學進步不是取決於更好地理解古代的權威而是取決於觀察、實驗、新事實的收集以及對病人生前和死後的密切檢查。

在文藝復興時期的西方.解剖技術已十分普及並獲得了威望和合法化。此後,屍體解剖開闢了細緻觀察骨的結構、血管系統、神經系統和組織本身的新天地。西方醫學因此闖人了迄今為止一直在亞洲醫學傳統中依然保持著神聖的領域。其後果是,在西方醫學的進一步發展中,疾病越來越變得比病人重要了,解剖學、生理學越來越變得比生病個體的後果重要了。通過連續不斷的新技術——顯微鏡、聽診器、血壓計、體溫計和其它記錄裝置,然後是以X-線開始的各種影像技術的應用。西方醫學以一種全新的方式思考健康和疾病.這是不同於它原來的與亞洲醫學體系相似的思考方式的。

這是一種越來越傾向於唯物論的和還原論的方式,關於健康的生物學系統的焦點集中在細胞,而有關疾病的原因則集中在細菌和病毒方面。這種思想突出了疾病和治療的特異性——魔彈,即針對每一種疾病的藥品。隨著埃利希(Paul Ehrlich)的魔彈——對抗梅毒的灑爾福散(Salvarsan)——後來是20世紀30年代的磺胺藥物,然後是40年代青霉索和其它抗生素的到來,世界上有了第一批前所未有的、能特效治療特殊疾病的藥物。它們創造了非常強有力的醫療手段並取得了醫學的勝利;正像西方認為已在政治上和軍事上戰勝了極權主義和法西斯主義一樣.西方醫學則在醫學領域也獲得了同樣的成就。

目前,在歐洲和美國越來越多的批評聲音正不斷升高。從20世紀60年代以來,正如對西方的經濟的、政治的和軍事的體制大張旗鼓地批評一樣,對西方醫學的批評聲音也日漸增強,並以某種方式譴責西方醫學體系太技術化取向、太非人格化、太體制化、太高技術化、太科學化、太官僚化.譴責它考慮更多的是醫學職業的發展而不是病人的利益。在過去20年裡,西方已越來越多的聲音要求回到西方醫學技傳統的起源,同時也開始從上所提及的東方醫學傳統中尋求另一種醫學的智慧。

當今在西方出現了替代的、補充的和邊緣的醫學與科學醫學並肩發展的趨勢.這是前所未有的。目前,在西方.亞洲的醫療技術,如針灸,正以空前未有的們發展速度被接受並得到廣泛的用,這是30年前或50年前不可想像的。

因此,我們期待在未來,世各國人民能共享其它醫學體系的功效和優點。因此,我們必須瞭解它們的共同來源以及它的差異。我們將看到它們在探索人群健康的許多方面是互補的。我期望《劍橋醫學史》將有助於中國人民瞭解西方醫學的傳統、西方醫學的思維模式和追求。
謹獻上此書。


劍橋插圖醫學史·修訂版 (英)羅伊·波特主編.pdf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7632405.html

劍橋插圖醫學史 (平裝) joyo購書 卓越價: ¥ 40.90 市場價: ¥ 56.00
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p/ref=s ... 56G&sr=8-1

圖檔
tcmwen
 
文章: 132
註冊時間: 2009年 10月 12日, 17:15

回到 好書分享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